更完一发,休息一年。
尖酸刻薄的怂蛋。
诶,我真的是个坏人的。
日常缺哼。

【盾铁】Steve的婚礼,Tony想说见鬼了(一发完)

1.

房间里一片死寂,呼吸声被放大到五倍,呼哧呼哧的像是即将报废的旧风箱。

“不,”Tony摔下领结,“想都别想。”他发出一声混合着恐慌、恼火、绝望,以及超乎寻常的高的声音来,“我他妈才不会出现在明天的婚礼上!”

Clint撅起屁股去捡领结,Tony瞧不见他的表情,直到Clint面无表情地转过脸来,“不,”他学道,“想都别想。明天你必须出现在队长的婚礼上。”

“见鬼的!”Tony以更高的音调咆哮起来,“你们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

“嘿,哥们儿——”

“绝对——不可能!你以为我会允许我这副狼狈模样出现在媒体面前吗?你以为我会带上满满的祝福吗?你以为我会这样出现在Steve的面前,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笑着和他打招呼吗——”

“Tony,Ton——”

“谁也别想,”Tony脸憋得通红,挥舞着手像是螃蟹挥舞着蟹钳,Clint连连后退,“明天把我从这个屋子里面挖走!永远——不能——”

“好好,你说了算,伙计,放轻松,深呼——”

(嘭)吸。

很好。Clint颤颤巍巍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呲牙咧嘴地对拍在他面前的门比了个中指。完美的鼻梁没有断,反映速度依旧灵敏,Barton特工加十分。他转身将领结丢给靠墙而立的红发女特工,露出一个扭曲的表情来。

“我认为,”他搓了把脸,“这事儿还是你们女士们来解决比较好。”

Pepper长长地,长长地叹了口气。

2.

“Tony,这仅仅是一场普通的婚礼。或许因为主角是美国队长而备受关注,但也仅仅是一场婚礼而已。”Pepper摸上他棕色的头发,在指尖打了个转儿,“没什么别的特别的了。”

“带上那个戒指,他就要彻彻底底地属于一个人了。”Tony嗡里嗡气地开口。

Pepper叹气,“是啊,一个幸运儿。”

“确实,一个幸运儿。”

“但相对的,Steve也是个幸运儿。”

“我倒觉得他不幸的程度占了大部分。”Tony反驳,“他们以后会分享同一张床,同一套被子。”Tony躺在Pepper大腿上感叹,“但我会等到他们离婚的那一天,对吧?鉴于他们肯定会爆发不可调和的矛盾。”

“很遗憾地告诉你,”Pepper捏住他的鼻子,“我认为他们可能这辈子都无法摆脱彼此了。”

Tony像只蚕一样尝试着要从她的手中扭动挣脱,他带着怪里怪气的鼻音抗议,“那我更不要参加明天那该死的婚礼了。”

“你必须去。Steve见到你一定会非常高兴。”

“而我的处境一定会非常悲惨。”

“喔,承认吧。”一直半靠在沙发上玩指甲的Natasha终于抬起头来,将一条腿优雅地搭到另一条腿上,发出任务中才会展露出来的调情暧昧嗓音来,“你只是婚前焦虑,准新郎Tony小亲亲。”
 

3.

“我他妈的才不是什么见鬼的婚前焦虑,”Tony跳起来开始背着手绕圈,两位红发的杰出女性并肩而坐,脸上不约而同露出老妈们操碎了心的模样,“还有,停止叫我该死的Tony小亲亲。”

“喔,好的。”Natasha从善如流,“Tony小饼干。”

Pepper与她暗地里击了个掌。

Tony的口型像是想说‘操你的’,但是在Natasha的微笑里咽了回去。他现在就是个内里填满了炸药的疯狂旋转小陀螺,只等着引线被点燃——

嘣——

一了百了。

“总而言之,我最后再申明一遍,明天,”Tony严肃地站住,Pepper认为他此时的表情比与爱因斯坦进行单方面的神交时都要严肃,哦,奇景。“我是绝对不会和Steve结婚的。无论如何。”

“我搞不明白,”Pepper的鞋跟敲击着地板,“他爱你,你爱他,他上上个月向你求婚,而你答应了,那么你现在在纠结什么问题?”

Tony小陀螺又开始旋转了,“出了什么问题?”他再次发出超乎寻常高的尖叫来,高亢,嘹亮,尖细,充满精气神。Natasha借助拨弄头发的动作,躲在头发后咬牙颤抖笑起来,“什么问题——”

而Tony还在进行着竭斯底里的吼叫。

喔,瞧瞧他那黑眼圈,这只发怒的Tony小浣熊。

“婚礼的前一天!”Tony小浣熊快要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来,每个短语都是喷射出来的,夹带着数吨的疯狂,“变态的魔法外星人!见鬼的魔法!”

“多出来的两团肉!”

“少掉的两颗蛋!”

“还有我丢失的老二!”

Pepper与Natasha齐齐叹气,嗨呀,Tony小可怜。

4.

事情其实非常简单,可以用一句话来概述——

婚礼前一天复仇者们再一次拯救纽约而变态魔法外星人送给明天的准新郎英俊多金风流潇洒的Tony·Stark一份杰出大礼恭祝他们新婚快乐而该死的那份大礼竟然是将新郎变成个姑娘!

唯一懂魔法的索尔爽朗大笑,“吾友不用担心,此魔法于人体无害,一个月后可自行解除!”

Tony想用指甲挠花他那无忧无虑的胡子脸。

问题是,忙于婚礼细节、来宾安排及各种接洽事件的事件另一男主角,也是明天婚礼上另一位准新郎,对此事,一无所知。

5.

“我简直想不到比这更悲惨的事情了,”Tony揪住头发,礼服衬衫松松垮垮挂在身上,呃,那挺性感的,你懂的,有点儿像男友衬衫。“我们必须做点儿什么,比如说将婚礼延迟到一个月后,对外,以及对Steve说我因为科技问题跑了趟哥谭,然后因为版权问题回不来——”

“这个可能性为零,boss,”Friday插嘴,“蝙蝠侠会把您踢出来,‘滚出我的哥谭’!”

“嘿,我可记得在某些设定里Tony·Stark和Bruce·Wayne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来着,因为我们同样该死的有钱、聪明又帅气?”

“那也不代表他现在会收留一个婚前焦虑的钢铁女侠,”Pepper与Natasha头抵着头,手指划拉着Starkpad,抽空冷飕飕地说道,“有那个时间乱想,还不如研究一下明天到底穿什么好,这个怎么样?今天订,晚上就能送到。”

Tony凑过去,蹲在两位女士面前看,“咿——呦——”他一激动猛拍了一下Natasha的大腿,然后被女特工一巴掌扇在后脑勺,“裙子?!你们竟然想让伟大的Tony·Stark穿裙子?”

“难道明天该让Steve穿裙子吗?”Pepper瞥他。

Tony捂着脑袋,“是个好主意。”他坏笑,“如果他与我一同穿裙子,我倒是不介意明天出席这场婚礼。”他突然眼睛闪闪发光,“喔——Nat,你的指甲真好看——”

6.

当然了,这是不可能的。Tony在闻讯而来的Hill的电击枪下明白了这个道理。

“你为什么不与我来一场女人之间的扯头发战争?”Tony倒在沙发上装死。

“因为聪明的女人懂得运用身边一切可能的武器。”Hill把头发掖到耳后。“你当女人还是太嫩了,Stark。”她对Pepper与Natasha点点头,“我只是来传话的。”

“喔,”Tony费劲地将脑袋从沙发软垫里拔出来,“Fury的小传话鸽,他想说什么?”

“‘Stark,想不想摆脱裙子,穿上萨威尔街裁缝铺的特定合身西装?想的话用一艘航母来换。’”

“告诉Fury,”Tony冷哼,翻了个巨大无比的白眼,“我要向联邦调查局举报他与英国特工之间不清不白的关系。”

7.

攻破Tony这块铁板的艰巨任务最后还是落在Steve肩上,哦,永远是Steve。他只需要他那蓝中带点儿绿的眼睛真诚地注视着Tony几秒,再说上几句贴心又甜蜜的话,便能让那只疯狂小浣熊乖乖弃械投降。

“你比3490铁还要好看。”

“在我眼里,你始终都是你。无论什么模样。”

“可是我很想看看你穿裙子的样子,亲爱的,那一定惊人的美丽。”

……

几句话,轻而易举搞定。围观众人深刻认识到自己在搞定Stark的课程上还有很多学分要修。

“我爱你,”Steve抱住Tony,“你让一切变得完整。”

Tony埋头在Steve的胸膛,他现在比Steve小了足足一头半,可以完完全全被Steve兜在怀里。他的肩膀一抽一抽,一道不一般的闪电划过众人的脑海。

Steve感到胸口一片湿润,他小心翼翼地掰起Tony的下巴,然后倒抽一口凉气。

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

接着闭上眼睛。

一个月后Tony会把他们都杀掉。

可是不看好吃亏,还是睁开一条缝看看吧。

珍珠般大的泪珠扑簌簌的从Tony明亮的眼睛里掉落,他的睫毛像是淋雨过后的纤长柔韧的小草,挂着晶莹的水滴,他抽噎着,内容却与气氛毫不相符,“喔操他的,我这是在哭吗?”

“为什么我控制不住我的泪腺?该死的这又是什么魔法?”

他哭得更加声嘶力竭了。

8.

Tony最后还是参加了婚礼。穿着众人极力推荐的神圣洁白婚纱,与Steve在媒体前微笑。僵硬地。媒体们疯了,闪光灯像磕了药似的以六十闪每秒的速度闪成一片。

他们收获了很多祝福,也被很多人不看好,但是该死的,谁现在还在乎那个?

复仇者众人本以为这对新人第二天一定会睡到天昏地暗,但Peter却被一早拎到了传说中的新房门口。

真Stark先生假Stark女士靠着床头,放下手中的报纸,笑眯眯地对他勾勾手指,“Peter,写一封辞职信吧。”

“为什么?”Peter瞪大眼睛。

“在号角日报会有什么发展呢,孩子?去大都会与超人做同事吧。”Tony继续笑眯眯。Peter将疑问的目光投向好队长,而好队长表情奇怪。

“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Peter有些紧张地攥住衣角。

Tony和蔼慈祥到几乎变态地让他过来,“看看这个。”他将一份报纸递给男孩。

喔,多么难得。Stark大厦里竟然还会出现纸质报——

纸。

Peter感慨不下去了,他只想大笑,挂在蜘蛛丝上大笑,荡在大楼顶角大笑,与Wade一起大笑——

《美国队长婚礼:神秘女子的成功上位,以及,钢铁侠的悲剧》

“我一定会收购号角日报。”Tony阴恻恻地笑道,“现在,立刻,马上!”

0.

房间里一片死寂,呼吸声被放大到五倍,呼哧呼哧的像是即将报废的旧风箱。

“不,”Tony摔下领结,“想都别想。”他发出一声混合着恐慌、恼火、绝望,以及超乎寻常的高的声音来,“我他妈才不会出现在明天的婚礼上!”

Clint撅起屁股去捡领结,顺便极短暂的无声大笑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地转过脸来。“不,”他学道,“想都别想。明天你必须出现在队长的婚礼上。”

“见鬼的!”Tony以更高的音调咆哮起来,“你们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

“嘿,哥们儿——”搞什么?当初可不是我们逼你接下Steve的那束花的。

“绝对——不可能!你以为我会允许我这副狼狈模样出现在媒体面前吗?你以为我会带上满满的祝福吗?你以为我会这样出现在Steve的面前,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笑着和他打招呼吗——”

“Tony,Ton——”这真的没什么,你现在可是个辣妹,况且,他爱你的任何样子。

“谁也别想,”Tony脸憋得通红,挥舞着手像是螃蟹挥舞着蟹钳,Clint连连后退,“明天把我从这个屋子里面挖走!永远——不能——”

“好好,你说了算,伙计,放轻松,深呼——”

(嘭)吸。

很好。Clint颤颤巍巍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呲牙咧嘴地对拍在他面前的门比了个中指。完美的鼻梁没有断,反映速度依旧灵敏,Barton特工加十分。他转身将领结丢给靠墙而立的红发女特工,露出一个‘不应该幸灾乐祸但不行这太好笑了’的扭曲表情来。

“我认为,”他搓了把脸,“这事儿还是你们女士们来解决比较好。”

Pepper长长地,长长地叹了口气。

然后。

与Natasha相视一笑。

 

FIN

 

番外

-1.

Banner:呃,虽然,呃,我不是很想说下面的话,但是——

Tony:快说吧伙计。

Banner:你们,呃,在最近的活动中,呃,请注意好安全措施——

Steve:我会让Tony在行动前带好盔甲的。

Banner:不——不——我是指——

Tony:你是指的床上活动?

Banner:对的对的没错请你们一定要记得带安全套请一定不要内【啦啦啦哈哈哈】射拜托你们了。

Tony:那玩意儿会阻碍我们亲密交流。

Steve:Tony……好的,博士,可是为什么?

Banner:你们应该知道他现在有个子【啦啦啦哈哈哈】宫吧?

Tony:呃……

Steve:哦……

Banner:我真的真的不想在一个月后他解除魔法后有一天会跑来让我给他做产检因为一颗受【啦啦啦哈哈哈】精【啦啦啦哈哈哈】卵在他被迫遗留下来的子【啦啦啦哈哈哈】宫里已经长大了——

Tony:……

Steve:……

Banner:你绝对、绝对会成为史上第一例男性omega的,Tony。

 

-2.

Steve:岳父。

Howard:谁是你岳父?我才不会是你岳父!

Steve:……Daddy。

评论 ( 21 )
热度 ( 380 )

© 马甲 | Powered by LOFTER